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主题酒店狂潮>>主题酒店兴起系列

主题酒店兴起系列

精品民宿成为旅居新宠

发布日期:2016-8-31 10:02:12 浏览次数:528 作者:

民宿这一名词,去过云贵川地区的朋友应该更容易理解。民宿是指利用自用住宅空闲房间,结合当地人文、自然景观、生态、环境资源及农林渔牧生产活动,以家庭副业方式经营,提供旅客乡野生活之住宿处所。此定义完全诠释了民宿有别于旅馆或饭店的特质,民宿不同于传统的饭店旅馆,也许没有高级奢华的设施,但它能让人体验当地风情、感受民宿主人的热情与服务、并体验有别于以往的生活,因此蔚为流行。这股民宿旅游风潮,从一片原属于低度发展的行业中,创造出另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,改写了旅游的型态。

比宾馆更有个性比农家乐更有情调

50岁的上海人陈先生来到杨梅岭的“栖迟”旅舍,对旅舍主人说,他失眠很久了,想念小时候在乡村生活的日子,想来这里好好睡一觉。

就在“栖迟”的旁边,有不少百元一晚的农家乐,“栖迟”的房价高达1500元一晚,陈先生为什么选“栖迟”?应该是这里独特的设计和氛围吸引了他:这个旅舍内部设计非常现代,一身玄色,没有多余的色彩,房间只有6个,风格各不相同,客人在一楼的吧台能喝到绿色缪思苦艾酒,复式客房有私人图书馆,落地窗外的茶园像梯田一样一垄垄地铺展开来。

在旅行者的心目中,“栖迟”这样的旅舍被称为“民宿”,在台湾、日本等地非常流行。不同于只接地气不贴时代的农家乐,也不同于标准化服务的星级酒店,精品民宿普遍规模小、装修精致、管家式服务、房价较高,近年来在杭州的角角落落异军突起,重新定义了“乡村游”的概念。

十年前上车睡觉下车拍照 十年后去精品民宿住几天

北京人王维和太太第二次来桐庐。十年前,桐庐是他们杭州行中的一站,跟着导游赶时间游览了瑶琳仙境、垂云通天河,“上车睡觉、下车拍照”是当年旅游的真实写照。十年后,两口子带着7岁的女儿到杭州,租了辆车,自驾来到桐庐,只为了来住几天这里的“芦茨土屋”。

2008年,黄伟舜离开了奋斗20年的北京,和设计师妻子来到桐庐芦茨村建造了芦茨土屋,开始了他们的“逆城市化”之路。去年,芦茨土屋开出了“二期”项目,叫石舍香樟,10个木质建筑一路向山里延伸,形成一处部落。住在这里可以发呆,可以划竹筏,看樟树,游露天泳。在这里住一晚要1800元,节假日甚至高达3000元。

王维告诉记者,景区的人越来越拥挤,住有趣的乡间民宿,是他精挑细选的一种旅行项目。

经历了过去十多年“上车睡觉、下车拍照”走马观花式的旅游后,现在的游客越来越倾向于自助式休闲旅游模式。不把自己的假期淹没在绵延数公里的堵车长龙、著名景区的排队方阵里,过一段隐居在乡间的日子,享受着远离城市喧嚣的宁静。

桐庐旅委主任徐利民告诉记者,芦茨土屋和石舍香樟是桐庐民宿的代表,民宿甚至已经成为桐庐旅游的一道独特风景。在桐庐民宿规划中,到2014年底会新增民宿经营户300户,新增床位3000张。

全城民宿热 参差多态是幸福本源

根据杭州市旅委的数据,目前全市民宿有床位50000张,农庄点300个,从业人员超过20000人,投入规模约30亿元。另据杭州市工商局最新消息,今年以来,仅西湖景区已累计新开业民宿12家。

临安的米罗亚、桐庐的悦延居、白乐桥的水墨居……作为其中的佼佼者,精品民宿热出现在杭州的角角落落。

浙江大学旅游管理系王宏星副教授认为,酒店业被星级酒店体系毒害过深,无论从建筑、管理、服务还是文化来说,发展方向都过于单一,同质化严重,多来点个性化精品民宿,大家都很欢迎,罗素说,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。

“民宿”源自日本的Minshuku,是除一般常见的饭店以及旅社之外,其它可以提供旅客住宿的地方,例如民宅、休闲中心、农庄、农舍、牧场等,都可以归纳成“民宿”类。在我国,以前的“便民招待所”与“农家乐”接近于这个定义,但发展较为初级,以满足基本的住宿与餐饮为主,附加值不高,同样存在同质化现象。随着越来越多的精品民宿不断涌现,旅游变成旅行, 目的地由“不得不去的十大景点”变成“不得不去的十大民宿”,“乡村游2.0时代”也将宣告到来。

做旅行者的朋友——记者手记

民宿起源于日本,经营者一般拥有自己的住宅,主人腾出多余的房间用来接待旅行者,并提供早晚两餐家常菜。在台湾和厦门,有大量的精品民宿,并且在旅行者中享有较好的口碑。在欧美,民宿则被称为“Bed & Breakfast”(简称B&B),字面意思为仅提供客人住宿与早餐,但这里提供的服务绝不止于住宿与早餐。

去年夏天,我去罗马旅游,在网上订了一家名叫“Cardilli Luxury Rooms”的B&B,它的网站上写着:这里没有24小时的客房服务,只提供床和早餐,你将有一把这里的钥匙,入住期间厨房、冰箱、花园都是你的。

因为订了较晚的航班,直到深夜我才到达旅舍。 Cardilli Luxury Rooms的主人Jason在客厅玩电脑。办好入住手续,他问我能不能再花半个小时听他给我讲解一下在罗马该怎么玩,否则明天我可能会走很多冤枉路花很多冤枉钱。他告诉我,去梵蒂冈博物馆排队就要花半天,提前上网买好票,把二维码存在手机里,到时候能走专用道,省时间;从酒店打车到某个餐厅聚集的地区只要 8到10欧元,一定要问好价格再上车……讲解结束后,他递给我一个手机,里面存有他的手机号码,“碰到任何问题都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

这几天,Jason也住在旅舍里,客厅里有他收集的玩偶,他的妈妈有空的时候会来帮我们打扫一下卫生,我知道了他喜欢玩电脑游戏,是因为刚和女朋友分手不久。他靠这家B&B赚了不少钱。

我也在建德住过一家当地标杆性的民宿,主人像管理星级酒店一样严格对待自己的民宿,所有的房间整齐划一,服务员统一服装24小时待命。我本想体验乡村野趣,最终因为这样的阵仗提前结束了旅行。

我的体会是,只有像住到一个朋友家,民宿才能从酒店丛林中脱颖而出。杭州几家成功的民宿也是从讲自己的故事开始的。“栖迟”的主人之一是一位医生,爱好音乐,去全球各地旅行淘回来的黑胶唱片,散发出一种久违而又特别的音调。这里的房间里没有电视,但你能听到他精心挑选的音乐。在桐芦芦茨,土屋主人的女儿也住在这里,于是他在这里办了学堂,让女儿和游客的孩子能在这儿学到音乐、绘画和手作。

民宿要做成精品,一个强大的推动力量来自于业主。后乡村游时代,按部就班的标准化旅游已经不能满足旅者的要求,当民宿成为业主自己理想化居住生活的载体,显示出业主的个人特征和审美,就能真正吸引志同道合的旅者。